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新型投资模式异化为一车多卖骗局 300多人被骗一个多亿

核心提示: 买下一辆车挂靠到汽车租赁公司名下,每月收租金,3年后不仅能赚回本金,还能白得一辆车,这个看似合理的投资模式吸引了300多名投资者出资1亿多元。但他们没想到,买下的车辆并非自己独有,而是被租赁公司卖给了诸多人。

11

犯罪嫌疑人缪某在接受审讯 江苏警方供图 摄

22

犯罪嫌疑人缪某在接受审讯 江苏警方供图 摄

33

犯罪嫌疑人缪某在接受审讯 江苏警方供图 摄

买下一辆车挂靠到汽车租赁公司名下,每月收租金,3年后不仅能赚回本金,还能白得一辆车,这个看似合理的投资模式吸引了300多名投资者出资1亿多元。但他们没想到,买下的车辆并非自己独有,而是被租赁公司卖给了诸多人。

这就是发生在苏州市的龙亿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亿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诈骗案。12月23日,记者从江苏警方获悉,案发后,两名主犯先后潜逃至土耳其。苏州警方经过一年多的追踪,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最终两名嫌疑人偷渡回国,并在乌鲁木齐落网。

  【案发】300多人被骗一个多亿

去年年中,大批苏州市民报案称他们投资在龙亿公司用于出租的车辆被该公司卖掉,且公司负责人何某、缪某和陈某均已失踪。

据投资者反映,龙亿公司对外宣称经营合法租车业务,投资人只要在公司陪同下购买一辆汽车,以公司名义上牌,登记在公司名下,投资者支付汽车全款后即可获得车辆所有权,而这种“所有权”是由龙亿公司和投资人签订挂靠协议实现的。

按照这份“挂靠协议”,龙亿公司负责车辆的租赁业务,合同期3年,每月支付车价3%左右的租金。3年期满后,投资人可以选择取回车辆,也可由公司按照折旧市场价格回收。这是一种新型的投资方式,而且利润相当可观。

根据该公司当初给投资人的测算,以购买一辆20万元的车为例,投资人每月可拿到约5600元租金,3年即可收回本钱。其后,车辆折旧可卖约12万元,那么总收益将高达60%。

不少投资者觉得这种投资方式风险小,收益有所保障,便纷纷加入其中。

直到去年3月,不少投资者反映租金突然没有了。去年7月,投资者发现龙亿公司陆续将他们投资的车辆出卖,才意识到出问题了。与此同时,该公司的三名负责人也去向不明。

警方经过初步调查,判断龙亿公司及其负责人涉嫌非法集资,当即立案侦查。经警方统计,被骗的投资者有300多人,涉及资金超过1亿元。

【骗局】新型投资模式异化为一车多卖骗局

警方调查发现,龙亿公司成立于2008年,何某担任总经理,其朋友缪某和同学陈某担任大股东。

“最早的时候,何某和缪某都是汽车租赁公司的司机,后来慢慢有了自己的人脉,便自己搞起汽车租赁,在苏州行业内也算小有名气。”办案民警介绍。

事实上,只要好好做租车,还是有得赚,何某等人为何要编织骗局呢?

案后不久,主犯之一陈某投案自首,他的交代揭开了这起骗局的神秘面纱。

原来成立龙亿公司后,何某等人的汽车租赁业务做得风生水起,但到2010年,他们发现汽车租赁赚不到大钱。一次去酒吧玩乐时,他们觉得做酒吧似乎挺来钱的。很快,何某便将自己的资金投进了酒吧,并让缪某和陈某去管理酒吧。何某没有想到,由于经营不善,他的酒吧成了一个无底洞。

由于投资失败,资金链紧张,何某和缪某便想到了利用汽车租赁圈钱。

他们名义上是让投资人购买车辆,实际上他们会以同一辆车寻找多名投资人签订挂靠协议。为了取信投资人,龙亿公司制作假租车协议或包车协议给投资人看,让投资人相信车辆有正常的租赁业务。

一辆车养一个投资人,可能还略有盈余,但如果养两个、三个甚至七八个投资人,就没有可能。

很快,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是难以为继的。最后,龙亿公司只得大量出售二手车以获取资金。

  【逃亡】仓皇出逃土耳其 “红色通缉令”全球追缉

就在陈某疲于应付追债的投资人时,何某和缪某则开始运作出逃计划。去年7月,何某、缪某及他们的家人陆续潜逃至土耳其。

由于土耳其引渡有难度,加上找不到家人无法劝返。为了尽快将何某与缪某抓获归案,苏州警方经向上级机关汇报,由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两人发出“红色通缉令”,在全球范围内追缉。

今年2月左右,警方得到线索,何某和缪某离开土耳其,经俄罗斯到了越南,并在越南落脚。警方判断,何某和缪某可能会潜回国内,于是加紧工作。

终于,今年9月,办案民警发现何某和缪某的家人不约而同地向乌鲁木齐汇集,极有可能是何某与缪某在乌鲁木齐落脚。

在乌市警方的配合下,今年11月11日,何某和缪某在乌市的暂住地被抓获。

  【落网】走投无路偷渡回国 称最对不起父母

落网时,何某和缪某已经十分落魄。何某因为身患疾病,双脚无法走路,只能坐轮椅。而缪某则在乌鲁木齐做加工皮球的生意,一个月仅够温饱。

面对民警他们坦承,自己是走投无路才偷渡回国。一方面是由于没钱了,在国外呆不下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警方“猎狐”力度越来越大,他们在境外处处受制,只得想办法回国。

原来,何某出境时身上已没有什么钱。在土耳其下飞机的时候,身上仅有300美金。由于被“红色通缉令”追缉,哪儿都不能去,每天只能呆在租住的房子里,吃菜汤和干面饼。

一起前来的家人由于难以维持生计,没多久,何某的家人就陆续回国。

没有钱,语言不通,加上何某有病,外面风声又那么近。他跟缪某合计,还是要想办法回国,也许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于是,他们择道越南,从那里偷渡入境,辗转回到了乌鲁木齐。

落网后的何某才如梦初醒,坦言自己的行为不仅害了自己还拖累了家人,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

今年38岁的何某,曾到阿联酋摆过地摊,当过汽车租赁公司驾驶员、开过玉石珠宝店,但每一样他都干不长,每一样都亏本。

在编织汽车投资骗局中,他敛财1个多亿,但他却连这些钱的去向都说不清。

民警介绍,为了还债,何某把父母的房子卖了,连老人的退休工资都拿走了。自从他潜逃后,他父亲便四处借钱接济儿子。缪某的母亲也是如此。“土耳其相对消费较高,所以他们后来辗转到了越南,那里消费相对低些,而且可以偷渡回国。”民警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