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快讯 > 正文

聊城冠县一工程搁浅两年多,百余万工程款及工资没着落

核心提示: 3日,莘县的吴先生向本报反映,2014年他在冠县白塔集包了一个工程,由于各种原因工程搁浅,拖欠他们工程款及工资100多万元。原来负责该项目的经理辞职,公司不承认项目经理跟他们签的清包协议,现在两年过去了,农民工工资依然没能拿到。吴先生贷款发了一部分农民工工资,现在身无分文的他在工地打工,挣钱的动力就是还农民工工资。

3日,莘县的吴先生向本报反映,2014年他在冠县白塔集包了一个工程,由于各种原因工程搁浅,拖欠他们工程款及工资100多万元。原来负责该项目的经理辞职,公司不承认项目经理跟他们签的清包协议,现在两年过去了,农民工工资依然没能拿到。吴先生贷款发了一部分农民工工资,现在身无分文的他在工地打工,挣钱的动力就是还农民工工资。

 

吴先生拿着当时签的协议书。

工程搁浅

工人工资没着落

吴先生今年35岁,当兵退伍后在村里成立了工程队,当起了包工头。但事业刚刚起步,遇到的麻烦事让他倾家荡产不说,还落得满身债。

2014年,一位战友给吴先生介绍冠县白塔集三街社区建设工程,他跟该工程项目经理签了清包协议后,就带领团队大干起来,租赁工程机械、架杆,工人们在冠县白塔集三街社区建设中汗流浃背。可好景不长,2014年9月份工程开建,到2015年年初工程就被迫停工。吴先生说:“按照协议该给工人开工钱了,但是开发商一直没给开,我们只好停工。”

吴先生提供的协议书中显示,他们承包的工程为六层砖混结构楼,总面积8000多平方,他们承包了除室内外涂料、室内外防水、外墙保温、门窗、楼梯扶手、室内水电暖外的主体工程及附属工程。工程费用按照进度分段结算,储藏间车库完工后付工程量的10%,一层主体完工后付工程量的9%,二层主体完工后付工程量的9%。停工时六层建筑已经建了两层。可协议中规定的几次结算都没有兑现。

停工两年

机械租金达几十万

吴先生说,停工后欠农民工的工资大约二三十万,还有一些当地的零工工钱也没结算。他想把租赁的工程机械、钢筋等撤回,可当地零工称不给工钱不让撤,到现在塔吊还矗立在搁置的工程前。“停工两年多了,工程机械租金每天都要交,到现在算一下也得好几十万了,一共加起来得100多万元。”

吴先生说,停工后工人们轮番要钱,把所有钱都投到工程里的他实在没办法,就贷款发了一部分工资,但只是杯水车薪。“没有本钱,我没法东山再起,只能找个工地从苦力干起,这两年打工挣点钱我就给工人发点,这些人都不容易,挣得都是出力钱。”

吴先生说:“工程停工后,我找了几次当时跟我签合同的项目经理,他说自己辞职了,我又找了当时两个投资商,投资商都说已经撤资,项目跟他们无关,都把自己撇的很清。”当时的工长岳先生说,现在吴先生不光是倾家荡产,工人们还到处跟在他屁股后面要钱,过的挺困难。

项目经理自称

也是欠债累累

3日,当时的项目经理回应说,这个工程属于新农村社区村里和乡里都通过的项目,当时在三个村中间的一个大坑里垫土盖的,工程刚开始建土地管理局来查,说这块地属于一般林地,盖楼改变了地的用途,所以让停工。“当时正好赶上村里换届,重新去审请土地审批的手续需要村里跟着一起去,因为村里换届太忙,一直没空管这个事,事情就这样搁浅了。当时有两个投资商,人家一看这种情况,就都撤资了。”

该项目经理表示,自己在这个工程中已经投资了二三百万,还贷了款,现在也是欠债累累,无力偿还工人工资,出现这种情况,他也非常无奈。不过他表示现在土地审批工作已经通过,他又找到新的投资商,工程很快会再开工。

齐鲁晚报 记者 邹俊美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宇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