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新闻 > 正文

明府城史话:几度兴衰的济南珍珠泉大院

核心提示: 珍珠泉大院因为珍珠泉被圈在院内而得名,这事说来话长。

珍珠泉大院

珍珠泉大院

清末珍珠泉北岸的巡抚后花园亭榭

清末珍珠泉北岸的巡抚后花园亭榭

□杨曙明

珍珠泉大院因为珍珠泉被圈在院内而得名,这事说来话长。

史载,最早把珍珠泉圈进大院的,是金末元初的张荣。张荣(1181—1263)乃历城县人。金朝末年,他趁乱起兵,并逐渐发展成为武装割据势力。虽然率众抗击入侵的蒙古兵数年而不降,但最终还是因寡不敌众投降了元廷,被授予金紫光禄大夫,山东行尚书省兼兵部都元帅,知济南府事。之后,他又因为屡建战功被封为“济南公”。回到济南的他,便在珍珠泉周边大兴土木,“珍珠泉”遂成为张荣家族的府邸,被称为“张舍人园亭”。

济南有个老“八景”,“八景”之一的“白云雪霁”之“白云”,是指“在濯缨湖南,珍珠泉上”的“白云楼”。“白云楼”是张荣之孙张宏所修建,“高数十尺”,当年登楼远眺,北可以观望明湖碧波,南可以观望群山梵宇,“下接水光,上接天际,宫殿隐隐在烟雾中,宛然如画。”尤其是在雪后初晴的日子,凭栏寻望,晴光四野,耀眼夺目,绮丽的景色宛如画卷,这便是“白云雪霁”的由来。

明朝开国以后,“张舍人园亭”成为山东都指挥司的驻地。其时,白云楼虽在,但已经破败。明天顺元年(1457),英宗之子德王朱见潾(1448—1517),因爱恋济南山水,以原封地德州土地贫瘠、风沙侵扰为由,向英宗请求改建王府于济南,英宗未予批准,宪宗继位后的成化元年(1465),方才批准了德王的请求,并准其将山东都指挥司迁走,在其原址兴建德王府。

昔日德王府的占地比现在珍珠泉大院要大些许。它东起县东巷,西至芙蓉街,南起泉城路,北至后宰门街,占据了古城面积的三分之一。“面南山,负百花洲,宫中有泉眼以数十计”,(《道光济南府志》)今日那王府池子也在大院之内。那时的德王府,是济南城里最大的建筑群,府前有牌坊,上曰“钦承天命,世受齐邦”。府内有承运殿、圜殿、存心殿,正宫、东宫、西宫、斋宫,御书阁、渊澄阁、白云亭、翫月亭等。整座王府四周有两丈多高的院墙围绕,辟有四门。南门为正门,曰“端礼”,东门曰“体仁”,西门曰“导义”,北门曰“广智”,四门皆有牌坊。不过,彼时白云楼已经“岁久倾颓”,德王便在其旧基之上修建了白云亭。

建成后的德王府,群泉汩汩宫殿隐隐,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石桥曲径处处通幽,奇花异草妩媚妖娆。明朝年间,先后有6位德王相继进驻过,分别是:德庄王、德懿王、德恭王、德定王、德端王、德嗣王,前后共计172年。德王们本就不用参政,于是就少了操劳,终日沉溺在声色犬马之中。崇祯十二年(1639)正月,清兵入关,攻占了济南后,纵火焚烧了德王府,掳走金银财宝无数,并俘走了德嗣王朱由枢,德王府遂成为废墟,朱由枢也在崇祯十五年(1642)正月间死于关外,德王世系就此终结。

明朝覆国,大清开元,转眼到了康熙五年。是年,时任山东巡抚的周有德,在原德王府的废墟上开始修建巡抚衙门。清初的山东巡抚衙门最初设在济南府城西南隅,但在康熙初年被大火焚毁。周有德主建的巡抚衙门,较之原德王府占地,东西南北皆有退缩,面积也就小了些许,至于原因是什么,没有历史记载。

明末清初,山东民众饱受战祸,以致民不聊生。当年周有德在修建巡抚衙门时,采取了“以工代赈”的办法来救济灾民。此外,他还曾“废物利用”,从300里之外的青州衡王府,拆卸了大量木材、石料,运到济南后,用在了巡抚衙门的兴建中。《1927济南快览》对此的记载是:“木石不足,又移青州衡藩之松以补助之。盖衡王宫内之松,均为数百年前之古物,并有柑橘、绣球数十株,而木石犹多也。”

新建的巡抚衙门内,修建了房舍、阁楼、水榭、平台、画桥、石闸、假山、水亭、蕉轩、射圃等,其中最大的建筑,便是巡抚大堂和衙署院门。巡抚大堂正对院门,坐北面南,面阔五开间,进深16米,是一座双坡悬山的大殿和一悬山卷棚组合而成的“勾连搭”。卷棚前檐下施有斗拱,由六根红柱承托,很是气派壮观,当年清廷委任的山东巡抚们大都在此署理政务。时下的巡抚大堂仍在,只是没有对外开放而已。

衙署大门为三阔间,飞檐斗拱,玻璃瓦顶,流光溢彩,富丽堂皇。门前既有影壁墙,还有座颇为高大的木质红漆牌坊。牌坊上书“齐鲁总制”四个金色楷书大字,是为济南秀才王琦所书,当时乃是济南府城的重要景观。

巡抚衙门建成后,康熙和乾隆南巡途经济南时,都曾在此下榻过。他们对珍珠泉情有独钟,或留下墨宝,或留下诗作。“济南多名泉,趵突、珍珠二泉为最。”这是康熙所赞。他还赋诗《观珍珠泉》:“一泓清浅漾珠圆,细浪潆洄小荇牵。偶与诸臣闲倚槛,堪同渔藻入诗篇。”时下“珍珠泉”内有座乾隆碑亭,亭内碑上镌刻的,就是乾隆的诗作《题珍珠泉》。

据任宝祯先生在《珍珠泉史话》中记载,在满清王朝268年的历史中,共委任了128名山东巡抚。在这128名巡抚中,在“珍珠泉”里办过公的有120名。其中,有被毛泽东点赞过的佛伦;有书法“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铁保;有“前门接旨,后门斩首”,智杀安德海的丁宝桢;有目不识丁,逝于任上的张曜;还有镇压义和团的袁世凯。

满清王朝退出历史舞台之后的民国初期,北洋军阀张怀芝、田中玉、郑士琦、张宗昌等,先后出任山东督军或督办,他们都把原巡抚衙门,也就是珍珠泉大院作为其督军(办)衙署。国民政府成立之后,督军衙署便成了山东省政府所在地。在韩复榘任山东省政府主席期间,为了推行“新生活”运动,他以拓宽马路为由,下令将当时大院门前的影壁和牌楼全部拆掉。1932年“双十节”,为了庆祝中华民国开国20周年,他还让大院免费开放三天,任随民众进院游览。1937年冬,日寇逼近济南,韩复榘以“焦土抗战”的名义,烧毁了大院内的部分建筑。而后,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又使得院内多数建筑被毁,仅巡抚大堂和海棠园尚存,珍珠泉大院由此再次沦为废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从1951年起,有关部门开始对珍珠泉大院进行整修,先后平整了道路,砌垒了泉池,疏浚了河道,兴建了多处建筑,让大院变成了山东省省级机关第一招待所。尤其是“人民会堂”(珍珠泉礼堂)建成之后,成为山东省及济南市许多重要会议的场所。毛泽东曾在1953年3月、1958年8月、1960年5月,三次光临珍珠泉大院,或出席会议,或参观展览,并在游览珍珠泉时随口吟诵出:“白云楼下水溶溶,滴滴泉珠映日红。渊客乞来无觅处,恐随流水入龙宫。”(明·晏珠·《北珍珠泉》)1979年12月,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成立之后,进驻了“珍珠泉”,大院由此成为其办公场所。

当年我在珍珠泉礼堂也曾参加过多次活动,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参加李燕杰有关“心灵美”的报告会。说起李燕杰,时下60岁左右的人大都会有所耳闻,因为当年他的演讲享誉全国,尤其是在青年人当中,曾经引发轰动效应。记得那次报告会是由团省委组织的,时间应当是在改革开放最初那几年,当时我在企业从事共青团工作。李燕杰那次在珍珠泉礼堂的报告会,虽然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但座无虚席的听众仍然觉得很不过瘾,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历尽沧桑的珍珠泉大院,如今旧影依稀在,新容更灿烂。每每进到大院内,对视古老的庭院,置身优美的园林,都会让我抚今追昔,感叹连连。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