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新闻 > 正文

【教师随笔】给不了隐形的翅膀,愿给你最真情的陪伴

核心提示: 那天,天气格外的炎热,从学校到他家只有一千五六百米的距离,我和班主任、张书记感觉走了好久,一路上我们都在谈论属于自己那个年龄阶段的家访,说到今天的家访怎样做会更好,怎样做才会更适应今天的学生和家长,可我们都觉得无论时代怎样发展,老师去家访,到家里走走、看看都会更好地架起家...

最害怕每年上千名新生入校时,会有那么一个孩子让你看后,只想哭。因为他就是那个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都说上帝太爱这样的孩子,才有了今生人世间的残疾。我讨厌上帝的这种偏爱,因为这个孩子在世间要经历的所有都过于沉痛。

我没有资格给这样的孩子上任何类型励志的课,尽管我是他身边的一位老师,天天看着他由父亲背着爬上二楼,来到教室里,安放到凳子上,然后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上课,一样学习,一样在升学的路途上摔打、摸爬。我有什么资格对他说要坚强,要不放弃,因为我不是教父,没法触碰他的灵魂,无法释然他痛苦的心灵,所以我和他保持着距离,尽可能不去安慰,也不去刻意帮助。我怕哪怕是一次不经意的对视都可能让我泪水决堤,我努力想让他和所有的孩子一样能平静的生活、学习、长大。那么最大的尊重就是把他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对待,一样期待……

可是为了更好地陪伴他成长,陪伴他走过青春期、走过中学时代,在暑期的家访活动开始的时候,学校里领导都率先行动了起来,当党委书记问我,去我们一个年级的一个孩子家里家访的话,去谁家合适的时候,我没有思量选择了他的家。

在去之前,他的班主任先征求了他和他家长的意见,同意后我们商定了具体的时间。为此我们打了三次电话,我们怕不合时宜的到访会伤害到他。

那天,天气格外的炎热,从学校到他家只有一千五六百米的距离,我和班主任、张书记感觉走了好久,一路上我们都在谈论属于自己那个年龄阶段的家访,说到今天的家访怎样做会更好,怎样做才会更适应今天的学生和家长,可我们都觉得无论时代怎样发展,老师去家访,到家里走走、看看都会更好地架起家校沟通的桥梁,所以家访永不会过时。走到楼下的时候汗水早已经湿透了后背。在楼下,张书记还停下来,反复叮嘱我们一定要说话有礼有节,一定要给孩子鼓劲、给家长鼓劲、让这个家庭感受到我们和他们在一起。

我打量着这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楼房,看到幽暗的楼梯里的感应灯在发出幽黄的光,我想这样狭促的楼里,该有一个怎样的家。

等我们走到四楼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他妈妈闻声推开门,热情地欢迎我们。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岁的孩子,那是他的弟弟。踏进门里,是凉凉的冷气吹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但是十分整洁的家。

“老师,我在这里!”进门后我就听到了靠近门右手边的第一个卧室里传来他愉悦地打招呼的声音。我们应声来到他的卧室,他坐在书桌边,手里还拿着一本英语课本,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这时他妈妈招呼我们到客厅里坐,我推推他的轮椅,准备一起出去,他说他自己可以。我迅速松手,给予肯定的眼神,看着他如何把自己“推出”这个不太大的卧室。很神奇,他很流畅地转动轮椅的轮子,竟然可以顺利地通过和轮椅只有一点点间隙的卧室的门。我看到了一个和教室里不一样的孩子,我发现他在轮椅上那么灵活,我开始有些佩服眼前的他。

我们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们高兴交谈着,张书记还拿着他的暑期作业课程和他谈论读书的事,而我就更多的时候靠在他的轮椅边把手上,看着这些美好的种种……他那坚强的父亲、他那善良的母亲、他那个站在他轮椅边一刻也不离开的幼小的弟弟、还有征得同意,在那里一次次拿起手机拍照的班主任……突然压抑许久的内心终于开始轻松起来,我开始不再讨厌上帝、不再自以为是评价同情、评价生命!

突然我莫名渴望在体育课的时候,能够让他自己“推着”自己在校园里走走,我想他一定可以!这时我清晰听到张书记说:“孩子,愿你有双隐形的翅膀!”

泰山学院附属中学 李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